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相約五月,再見那時天……


也許唯有王荊公的“糊口生涯落莫歸心懶,詩文裡杜鵑,多謝情绪杜宇啼”這句,孤身規都太過於悲切,前時日,但總感覺布穀鳥和詩文裡的杜鵑有太大的差別,如若不一定要在詩文裡找一些 布穀鳥的影地质年代,少数不忍卒讀。才知原來布穀鳥是杜鵑的種屬,笼统說我心中的布穀鳥的托寄,若干好多可以了卻一些情义。

唯獨布穀鳴… 那時那聲。

不為佳趣,更不為離恨悲愁。為了詮釋往過的一系掛牽,也沒有“莊生曉夢迷蝴蝶,其實內心深處並沒有倦客思家的苦处,只為了卻一樁心願,也為打掃往塵舊事,不為思鄉,望帝春心托杜鵑”的情懷。更為了放下。

惊骇也許是怕春老去一事無成,也不知其理而衍生出的顧影自憐!聽過那麼多鳥的鳴叫,春老,卻再也沒聽過布穀鳴,再也沒了當初的情懷與惊骇。年年 歲歲苦处無人懂!只不过不懂表達,反却是來到嶺南,年年鳴叫,情在無人知的心結,情懷也許是一種祭奠,也許是為了春晚無人賞。

心在蒲月田,情在麥浪間...

別樣情懷布穀鳴

不想否認光陰向前,回忆也只是想看那時的一方天。有人說,當你開始願意回憶的時候,證明你開始走向苍老,我只能啞然一笑。但順著歲月的視線。

不僅僅只是一聲歎息…那時…

更沒有心識,催人前進,無人關注,每聽到布穀鳥的鳴叫,才覺得是收穫的预兆。 都說秋天是收穫的季節,在想,總覺得麥浪和布穀鳥是不可接洽的。更多的靠自身去“悟”与誤打誤撞罷了!也許這只不过一種神奇的念想,存與領命,每在四月,只知生 但卻奇异了這麼多年都無法釋懷。無人引領,布穀聲聲,麥水害青黃,在那個可笑的年紀,誰會在意去扶正一顆生如草介的人生。小说家更像是雜草,更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慌。也不懂去扶正吧!而對於我。

相約五月,再見那時天……

總站在記憶的邊上回想,惨重而又不美满,更不想回望,麥浪是芳华記憶裡留下的標記,卻更顯得韻味雋永。懷想的只是曾經的嚮往。其實不想向後,怎奈記憶更像是一件缺角的黑檀茶具,麥香彌漫的回憶裡是芳华固有的味道,

保险如初,如歲月的刀,它們只靜待在那時,像麥浪,不以視線延展,如空中,時光靜好,深深淺淺鐫刻在心裡,有些靜固在歲月中,… 没必要回憶,不必找尋,不以為眼牟改變,而有些,夾雜在時光的夾縫裡。在適合的機緣裡,芳华裡有太多的物件,有些遺忘在記憶裡,重現刻下…還有布穀聲聲。
麥葉黃裡,和著軟語,布穀鳴中,回顧著青春的印記遠去!昔時,伴著縹緲的時光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8/20 Smithg715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