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提筆書舊事,思念這般長(年末紀念)


很多人傾盡一生去尋找一個與自己相似的故事,腳印與腳印疊合,倉促中,可知故事中人早已遠去?有人燈下紅袖添香,甘心相守,儘管短暫。有人滴墨成詩,揮毫成畫,醉心於詩情畫意,只是不知那入畫中人,何時走出?這人世間,總有太多遺忘與不舍,如果有一場情事,誰情願放下執念,輕舟輕裝,與我攜手共一場流年醉?

——題記

冬天,這個季節讓人衍生一種淒涼而唯美的往事回憶,很多過往在這個季節裏綻放,心痛到麻木,卻是等不到的盡頭,等不到的愛。我在絕望中苦苦掙扎與哀求,以為經年累月,你已放下怨恨,與我攜手到白頭。太多的錯過,太多的失去,太深的地中海脫髮領悟,我漸漸有了向死而生的感覺。

任微涼心事就在這個冬天愈發的涼,總感覺是一種自甘墮落,而又無力掌控、扭轉前緣。時光漂白了往事,徒留哀愁在心底,時時撞擊我心弦。你在我的心尖上演繹一場離別,多年後誰將相思熬煮?我在你眉間裏勾勒一絲眷戀,多年後,誰將多情打撈?

卿,我在你對我的忽冷忽熱間漸漸退出了你的舞臺,後來一直以為是我想太多,曲解你的心意。原來,你早已淡忘。似水流年,誰與你泅渡?煙雨濛濛,誰與你攜手?那些往事,誰來鋪陳?

你說:“只願君心似我心,定不負相思意”。我心如磐石,堅定不移,誰把情緣斷?為你說誓言,你把誓言化食言。十指緊扣,為何如此早鬆手?

這人世間百媚千紅,而對你情有獨鐘。我以為,故事的結局是一場永無糾葛的訣別,時光隱退華彩,素色流年裏,你始終是我心間一株清蓮,媚而不妖,凡而不俗。

一滴淚滑落,傷痛了誰的回憶?誰把流年裏斑駁往事散落在時光盡頭,孤影相隨?

不經意間,時光早已走遠,那些傷痛,落在指尖,落筆成殤。十指緊扣的雙手,轉身已成天涯。放逐在夢境之外,誰還能拾取一段記憶,換取一斷五彩年華?那些老去的故事,又在夜深人靜不期而來。故事早已畫上一個句號,完美與不完美,誰又在乎?可為何,一直試圖去遺忘的,最難遺忘。這世間,遺忘與不舍,是不是一種修行?

要經歷多少,才會有向死而生的歐洲旅行團徹悟?要遺忘多少,才會有坐看雲起的閑淡?要放下多少,才會有靜觀花落的木然?

我本是多情之人,會因一朵花凋零而感傷,一片葉垂落而傷懷。在時光裏,無端辜負往事,卻被你有意辜負。我依然緊緊握住那一粒相思豆,多年後,是結成相思,亦或是有花無果?

卿,如流時光裏,你是否早已忘記林中初見,你掀簾低眉,柔指半遮面,我願醉在你三生柔情裏,伴卿花前月下,不訴離殤。

我低頭伏案續寫,一世情緣一生殤。我提筆,淚水落下,素箋墨香,為你畫下。

一直以為自己心境空靈,素色流年,就一直這樣,作為一個旁觀者,他人淪陷也好,青雲直上也罷,低眉間亦能無憂無喜,可為何,我入了戲,如此深,如此深……

無端錯過了花期,誰與我攜手而行。這一世,註定孤寂,這一世,註定無緣。

我把時間鎖住,計算著年輪一圈一圈,鎖不住對你的惦念。如此情深,盡付諸時光流水中。大浪淘沙,洗不盡我對你的思念;月色朦朧,留不住你匆匆的腳步。

話別橋頭,離別時難相見難。落日橋頭,孤影與流水相伴。離別的康泰旅行團畫面,一幕幕重演,時光遺落的場景,孤影誰憐?當飛絮救贖舊時光景,你放下愛恨孤身走天涯。雁落平沙如影隨行,時光消瘦你的容顏,帶著年輪流轉……

卿,你離我那麼近,觸手可及你的心跳,可你的心離我的心那麼遠。

芳華隕落,彈指輪回。這些年,無所謂過得好與不好,韶華轉瞬暮年,繁華三千,回首成土。於歷史煙雲中,笑談間,往事消散。為何愛與恨,怨與念,似水長流?

不得不信所謂的宿命,在此之前,卿,能否與我一剪西窗燭?

卿,我多想和你共赴塞外,賞長河落日。

卿,我多想與你泛舟江南,觀雁落柳垂。

卿,我多想與你琴簫合奏,醉在故事裏。

卿,我多想與你……

那時我們按既定的宿命走下去,你還是你,我還是我,歲月無傷,你我無恙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8/20 Smithg715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